Yoko

日记

             Fate Zero 镜头赏析

【世间一切之恶】

两个家人和60亿人类,即使是数字相差如此之大的算数题,也不是能让人在一瞬间作出决定的。

这个镜头展现的,是卫宫切嗣在圣杯幻境中亲手杀死伪爱丽丝菲尔那一瞬间的场景。画面色泽自下而上由金泛白,画面中央是一扇巨窗,下方是分别单膝和双膝跪地的卫宫切嗣和伪爱丽丝菲尔,整体庄严素穆,如果远看过去恐怕让人难以置信这展现的是一个杀人的场景。如果回顾前情,卫宫脸上还沾着伪伊莉雅的血,伪爱丽丝菲尔口角流涎,那么为什么监督选择了这样的一个场景来表达此刻呢?

因为这个场景具有相当仪式性和寓意。画面中央巨窗漆黑无光 ,下方的光亮突出了两个人物,男子身形笔挺,女子虽然已死,但两人的动作却像相互支撑着对方 ,这使卫宫切嗣的动作显得无比坚定。背景的色泽使画面有了一种神圣感,却因内容带上了一点悲壮的色彩。仰视的视角让人觉得有一丝凝固感 ,同时掩去了内容的血腥。这个画面表达了,卫宫切嗣所做出的选择的凝重和凄烈。我们直接看画面的实质。卫宫切嗣在当年和爱丽、伊莉雅生活的城堡里,亲手杀死了他的家人的幻影。正是在当年的这个房间,爱丽生下了伊莉雅,然而现在它的窗户却带着污秽的色彩,而卫宫唯一能做出选择的,是和虚假的家人永远生活在一起,承受【世间一切之恶】,还是亲手杀死他们,换回60亿(原文如此)人类的生命。

没有人能坚毅地做出选择。

男人的脸满是泪水,布满血污,看着眼前有着最爱之人面孔的虚假用最丑陋恶毒的表情诅咒自己。

为了心中坚持的正义,他杀死了自己的父亲、母亲,却只得到了一场嘲弄,以及对他的准则和信念的最后考验。

这是一种无法表达的情感和凝重 ,如果结合以上所有前情,相信我们就能体会这幅画面的深意。

【世间一切之恶】

这个男人以孤身一人将其切断,在信仰和希望崩溃之后,最后一次,仍然选择杀死了自己的家人。

而这一幕,是他与爱丽和伊莉雅所见的,最后一幕。

              Fate Zero 镜头赏析

这个镜头展现的是征服王的【王之军势】被吉尔伽美什的对界宝具完全摧毁后的一组镜头。

千年之前持续到现在的梦想,与自己一同寻找无尽之海的将士们和他们胸中的那片景色,在倾刻之间烟消云散,没有留下一丝痕迹。马蹄停下时,竟又回到了冲锋开始的原点。慢镜头以一种让人沉默的氛围展现出了这一过程。征服王没有勒马,没有回头,但他自始至终没有露出的表情却展现出了他难以言表的痛苦和沉重。背景在慢镜头中在几道雷霆之后从千年之前的那片平原变回了现代灯火通明的都市,仿佛在无声地告诉征服王,那只不是一场早已过时的梦。当观众在关注征服王的神色时,背后的背景在毫无预料的状态下悄然转过千年,如同长梦一场。马蹄奔腾,挥剑砍杀,万马冲锋,似乎已经无奈地失去了价值 ,在压倒性的力量面前灰飞烟灭,这些悄然隐于时光流转中的种种感情,以一种最浓重,最震撼的方式表现了出来。

王引领着人民,是人民的愿望之所聚,在最后一次冲锋之后,仍然痴然追逐着那个愿望的,却只剩下了王自己。

即使这样,征服王手中的剑也没有放下。

即使脚下的沙地变成了水泥,即使知道没有世界尽头,即使不再有人追随,那个连死亡都不能阻止的梦想,仍然要用这幅血肉之躯去追逐!

【荣耀尽在彼岸。】

征服王从未后退过,即使是你亲手击碎他的梦想,那片无尽之海仍然掀起惊涛骇浪,呼唤远方的英雄。

长梦一场。

然而那无垠之海,早已荡于英雄胸中。

Archer与吉尔伽美什原形对比

         吉尔伽美什(Gilgamesh),目前世界已知最古老的叙事诗《吉尔伽美什史诗》中统治着古代美索不达米亚地区苏美尔王朝的都市国家乌鲁克的王。在神话传说中他拥有三分之二是神,三分之一是人的高神格,曾是一位暴虐无度的王者。乌鲁克的第五任国王。这一原型几乎无需赘述,其与恩奇都不打不相识,共讨天牛,挚友之死,蛇偷仙草的故事也一直至今为人津津乐道。尽管Fate/Extra CCC中有其史诗故事,但改编程度还是很高。

      首先你要接受吉尔伽美什是个伊拉克人。当然这是其原型。作为在FATE ZERO中可以一晚结束圣杯战争中的仆从,他参战的理由仅仅是因为不想让别人染指自己的东西。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几乎从未认真应战,在战争结尾获得肉体。虽说所有英灵的宝具其宝库中都有是动画设定,但此言非虚。在FZ中除了三位真实存在的英灵外,其他或实或虚的英灵传说其实都是交织在一起的,一如兰斯洛特的“我一心拿你当兄弟,你却给我戴帽子”传说原型就是迪尔梅德,神话中的英灵宝具几乎都可以在英雄王身上找到影子。现实中的英雄王统治的苏美尔王朝的乌鲁克,在如今的伊拉克,这点也可从其宝具“Gate of Babylon”看出,抛去日式发音的误导,我们可以直接看去这就是“巴比伦之门”的直译。在史诗里,他是个欺男霸女,大兴土木的帅逼国王,后来成为明君。根据史诗记载,他的美貌是神灵所赐,就此描写我们就能想象其真颜了。官设的闪闪在乌鲁克大兴土木,行使“人类管理者”职务,现实里他也的确这么做了,不过是因为他想大兴土木。在史诗中,身材优美帅气能打的吉尔伽美什后来遇到了“头发像妇人(史诗原文)”的恩奇都,虽说后者是上天派来削他的,之后两人却结为了挚友。

        动画中Archer同样俊美狂妄,不过战斗时却弱化其本人的力量,乃至日后甚至能被某少年干掉,实在让人唏嘘不已。原著里的吉尔伽美什力量过人,与恩奇都大

战时体现出了强大的肉搏技能在讨伐天牛时与恩奇都一同实用巨剑屠牛,说实话不管怎么看都是远古第一王。为人狂妄倨傲,后性情改变。按说忠实沿袭史诗设定的金闪闪在被患出时应已性情改变,但对不管是英灵还是人类都持有不屑和鄙夷的态度,如此表现只能解释为英雄王看不起他们。如果不是远坂时臣对其行臣礼,恐怕他根本不会以其命令行事。型月对其设定还有一条是“本性不爱滥杀无辜,只会杀两种人,一种是有罪之人,一种是对自己有杀意之人。”由此不难推断其为何在知晓圣杯战争真相后迅速和麻婆联手弄死了时臣。与史诗中一样有坚定的自我意志,史诗中他把女神的爱意冷嘲热讽地顶了回去,动画中在淋到黑泥后仍有着清楚的理智。这也是为什么时臣要和教会搞出caster讨伐战,以此来补充意外消耗的令咒,毕竟作为魔法师的他在最后启动圣杯时须以所有仆从灵魂为祭品,而吉尔伽美什作为三骑士中的上古之王,现代魔术师的一个令咒实在很能奈何他,如saber在FZ和UBW中被master下了两次令咒才挥下圣剑,时臣才会千方百计地补充令咒,然后最后被自己的爱徒捅死。

概括就是金闪闪和吉尔伽美什原著除动机,血统,语言,格斗能力和剑技有弱化和不同外,大体大致相同。

永远的英雄——迪卢木多·奥迪那

爱尔兰最强saber被逼成了lancer,亚瑟王和兰斯洛特的原型之一却在saber面前自杀,泪痣明明是仙女赐的索拉薇爱上有什么办法?

古爱尔兰最强的勇士团体,费奥纳勇士团。

费奥纳勇士团里最强战士,迪卢木多·奥迪那。

他曾在仙境的一次战斗中,独自一人消灭了前来征伐的近四千名奇迹平原国王强兵。

他曾经挥舞双剑,呐喊于平原。

他曾是爱尔兰土地上最凄美的传说。

【lancer  死亡  音容尚在  永垂不朽】

他在历史上就同样倒霉。

有一个孩子,他是一位骑士团成员的孙子。

但他的爸爸被放逐了,于是爱和青春之神安格斯·麦·奥格把他带走抚养。

然而他心胸狭窄的爸爸在一次造访他儿子所居之处后,心生嫉妒,杀害了当地管事长的儿子,那个孩子同母异父的弟弟。

得知真相后的管事长用德鲁伊的法杖把死去的孩子变成了一只魔猪,它将一生追杀那个男人的后代,那个被女神抚养的,被父亲抛弃的孩子。

“斯利弗桂里昂的诅咒野猪”,最后也正是它将迪卢木多引向死亡。

这还不够。

对失去了儿子的父亲来说,复仇远还没有开始。

他在迪卢木多身上下了“禁制”,某种有时比诅咒更可怕的东西。

他会被受了诅咒的魔猪害死,但害死他的魔猪也不会比他活得久

不可狩猎野猪

无论身在何处,如果有女子在场,绝不先于她进食或饮酒

不可拒绝身处困境的女子的请求

不从边门进出王者府宅;

听到猎犬的吠叫必须参与狩猎 / 必须脚不能停直至追上猎犬为止(出处不明,他自己似乎不知道,但芬恩知道);

观看比赛时必须援助落败方;

同伴提出要求时不可拒绝(芬恩利用这条害死了他);

勇士团同伴呼喊战号时必须回应

……

费奥纳骑士团,“费奥纳”   ,就是“战士之意”。

战士团最强的人,他忠诚,勇猛,绅士,洒脱。

他曾经被青春女神从四位骑士中选出,和她独处后获得了一颗泪痣。

他曾经一人手持长剑面对潮水之敌,手刃洪流之岛三王将他被困的全团勇士就出魔法城堡山梨树林之宫。

他们的领袖芬恩,智勇。他与来自深海的魔鬼和苏格兰的巨人战斗过,多次带领勇士团击退了准备给爱尔兰带去灭顶之灾的海外大敌,甚至多次进入仙境和异界进行奇妙的冒险。

然而他老了。

他的又一位妻子去世后,他的儿子莪相以及他的同伴们决定为他再娶。

智者迪奥莱因选出了全爱尔兰最适合芬恩的女子,爱尔兰国王康马克之女、年轻貌美的格兰妮。

当提亲的使者来到公主面前时,她以为她会嫁给某个芬恩的后代,而不是嫁给嫁给那位足以做她爷爷的老英雄。

她很快意识到了这个错误。

当然,这太晚了。

宴席上,不识一人的公主将战士的姓名一一问去,最后她问:

“那个语言美妙谈吐不凡,头发漆黑如渡鸦的羽翼,脸颊红润像山梨果实的男人是谁?”

“迪卢木多,奥迪那之孙。世间女子的心上人。”

美丽的公主于是召来侍女,取来原本放在她房中的一只镶金嵌宝的兽角杯,一一向贵客敬酒。无人拒绝美貌的公主新娘递上的酒杯。

她在里面下的安眠药,很快使所有闲杂人等陷入沉睡。

公主用言语,目光,甚至是禁制,都没使忠诚的迪卢木多接受诱惑,尽管禁制的内容是他必须娶她为妻,尽管他早已对她一见钟情。

年轻的公主径直离开了城堡。

迪卢木多在得到同伴的鼓励后,追了出去,他要把姑娘安全地带回芬恩身边。

然而最后,年轻的骑士选择面对自己的心意。

“我不再对你隐藏心思了,格兰妮。我愿成为你的丈夫,尽管我配不上你。我愿守卫你,保护你,直到芬恩与他的扈从取走我性命的一刻。”

“迪卢木多与格兰妮驾驶着芬恩的战车和马匹从塔拉出发,开始了他们长达十六年的逃亡。十六年间,他们的足迹遍布爱尔兰,逃亡路线有的说是向西经香农河出海,有的说是向东越过海峡到苏格兰。总之,爱尔兰西部的克莱尔郡有纪念他俩的雕像,苏格兰高地也留有他俩的传说,据说当地Campbell这个部族是他俩的后裔。这十六年来,在这场并非出自迪卢木多本愿的私奔途中,即使以九百年后的骑士道标准来衡量他的行为,他也几乎无可指摘。他决定陪伴格兰妮,但同时也不会背叛对芬恩的忠诚,他希望在一切结束之后,公主能完璧无瑕地回到丈夫怀中。”

迪卢木多从来没有沾染过公主的身体,即使她百般诱惑。

芬恩被怒火烧去了风度和理智,一路追杀而去。

然而就是三位海上之王也没能阻挡那位勇士。

最后他被困在了一棵巨树上,“即使如此迪卢木多也不会做一个懦夫,所以他向他的敌人显身。格兰妮看到他们已经被困住,吓得不住的颤抖。迪卢木多亲吻他的妻子,以此来安抚她。目睹这对情侣的亲密,燃起了芬恩的妒火。他命令他的随从去杀死他年轻的对手。

迪卢木多的养父用魔法救走了格兰妮,迪卢木多在他的挚友,芬恩之孙奥斯卡的帮助下脱身。

最后芬恩选择妥协。

“迪卢木多和格兰妮搬去离国王和芬恩都很远的凯什科兰,是位于康纳特省斯莱戈郡的一座山,在Ballymote镇东南四英里外,高1183英尺。传说里那周围是整个爱尔兰最肥沃的土地),惬意的生活了好几年。他们生育了四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他们的土地在牛犊、金银上的出产上都丰富有余。迪卢木多在凯什科兰领地上建起的城堡以妻子的名字命名,即格兰妮堡(Rath Grainne)。但是,好几年他们都没有拜访格兰妮的父亲和迪卢木多以前的同伴。

于是格兰妮说服了迪卢木多邀请他们来赴宴,客人中就包括费奥纳的众战士以及芬恩本人。那天晚上迪卢木多多次被猎犬的叫声吵醒。每一次迪卢木多都想要去寻找声音的源头。但是格兰妮直觉性的感到芬恩有阴谋,说服了她丈夫继续躺卧。但是到了早上格兰妮无法阻止她的丈夫前去寻找作业打扰他的声音。她没能成功的劝说她的丈夫穿上他的铠甲,也没能说服他带上他最好的两样武器:长剑Moralltach(Great Fury )和红色的长枪。无视她的警告,他带上了短剑Beagalltach(Little Fury)和黄色的短枪。

迪卢木多在本布尔本山上与芬恩会面。芬恩告诉他找到了一头发狂的野猪并建议他离开。迪卢木多回答说,他才不会害怕区区一只野猪。芬恩警告他他被施了一个geis,那就是他绝不能狩猎任何野猪。但是年轻的战士并不知道有这样一个geis的存在。芬恩只好告诉他事实。这只野猪正是被栋恩所杀死的迪卢木多同母异父的弟弟所变成的,能够防御所有的枪和剑。它已经杀死了许多的勇士和猎犬。

根据整个故事来看,故事暗示了芬恩的猎犬有意将野猪带到了迪卢木多会打破geis的地方,说明了芬恩从来没有真正的原谅迪卢木多将格兰妮带离他的身边。既然他不能够杀死迪卢木多,那他就强迫迪卢木多驶向他自己的命运——他那不能逃脱的诅咒。

迪卢木多拒绝离开山头,决定直面他的命运。他请求芬恩的帮助——让芬恩的猎犬协助他自己的猎犬。芬恩拒绝了他的请求,当他望见那头野猪向迪卢木多冲过来时,他立即离开了迪卢木多。迪卢木多的猎犬看见野猪巨大的体型,吓得逃跑了。迪卢木多将黄枪向它掷去。虽然他瞄得很准,但是当枪碰到野猪的前额时就掉落在地,这把强大的枪没有给这只野猪造成任何伤害。迪卢木多意识到他应该听从他妻子的警告。迪卢木多拔剑出鞘,试图从野猪不间断的攻击中找到机会,当野猪向他冲来时他将自己的剑刺入它的脖子。但是剑却折断了。野猪撞向失去武装的英雄,在他身体的两侧流下了极深的伤口,鲜血喷涌而出。徘徊在死亡的边缘,迪卢木多将他的剑柄向野猪击去。剑柄打碎了野猪的头骨,穿透了它的大脑,这样迪卢木多就杀死了洛克的儿子——他同母异父的兄弟。

一会,躲起来的芬恩和听到消息就飞奔过来的费奥纳勇士团成员们赶到了这里。芬恩来到他倒下的情敌面前,心里幸灾乐祸于没有女人再会为他的美貌而倾倒。

”哦!迪卢木多,看到你如此境况我感到非常满足,现在所有爱尔兰的女人都可以看到你这布满伤痕的面孔,你那伟岸的身躯已经成为了畸形。“

迪卢木多请求芬恩治愈他,正如他之前治愈了许多费奥纳的骑士那样。莪相和奥斯卡苦苦哀求芬恩救救迪卢木多。迪卢木多清楚的知道只要他能从芬恩的掌中喝水,他的伤便能愈合。芬恩不情愿的从离英雄只有九步路的小溪里,为他取了水。但当他手里捧着水回到迪卢木多的身边时,他想起他的对手是如何与格兰妮私奔的。回忆点燃了他的妒意,所以他让水从指缝中溜走了。迪卢木多痛苦的看着芬恩的举动,他与他的同伴们再一次恳求芬恩。迪卢木多告诉费奥纳骑士的首领,格兰妮给他下了一个geis,除了与她私奔他没有任何选择。

但是芬恩又一次被嫉妒所掌控,在迪卢木多可以喝到之前打翻了水。奥斯卡见状,知道芬恩时故意要置他于死地,威胁他的亲祖父如果他不救迪卢木多他就不会让他活着离开这座山。年迈的费奥纳首领畏惧于他孙子的怒火,第三次去取水,但是这次已经太迟了,迪卢木多已经没有了气息,带着最后的遗憾和无尽的悲伤离去。奥斯卡抱着战友的尸体狠狠瞪向芬恩,怒骂他的祖父,而芬恩的所作所为使费奥纳勇士团失去了战斗的缰绳。

迪卢木多所有的同伴中,只有芬恩没有为他的死哀哭。他的死在让费奥纳成员们痛心难过之余,也让他们深深记住了芬恩对这位忠诚部下的遗弃,也记住了这个一向公正仁慈的团长阴暗的一面。

当安格斯知道他最爱的养子已经死在他的管事长的geis下,他强忍悲伤亲自来到山上。他将迪卢木多的遗体带回玻伊尼岛小心保存而不是让费奥纳的骑士们将他埋葬,这样他有时能够呼唤他养子的灵魂回到他的身体里,这样他们便能互相对话。格兰妮知道了她丈夫已经逝世的消息后,悲痛万分。

后来,迪卢木多的灵魂受到了神王达格达和神母达努的邀请来到了神界并开始了在那里的战争,他也时常陪伴自己的爱神养父。而格拉尼则被芬恩的花言巧语所动回到了芬恩的身边。(这个悲恋故事的结局有多个版本,在另一个版本中,格拉尼离开了城堡,她为了报杀夫之仇将自己的孩子们训练成了杰出的战士,在击败芬恩的军队后,他们也加入了费奥纳。)”

他的长剑曾经一击击杀数千人。

他的投枪曾经与目及之远刺穿敌人。

几千年后,爱尔兰的人民仍然在歌颂他的传说。

他是永世的传说,英雄迪卢木多·奥迪那。